葱白

慢慢找会以前一句废话都有十个要死不活的形容词的对各种触觉听觉味觉嗅觉感觉都非常敏感独来独往觉得非常愉快的时候,阔别太久,反而觉得回不去的曾经舍不得。

      准备出门前特地想起来查一下想借的书在哪里一会儿直奔地方结果戳到图书馆主页才看到通知是之后都是中午开馆默默不开心感觉好像这个下午又没地方去了。

       嘴巴总是说着想要远行,心和脚总是磨蹭不肯动,预计又是一个被删除的下午。

       这两天特别特别特别想要找人说话,这种感觉似乎是潜伏了很久很久。每天都在和身边的人,聊天气和温度,聊作业和任务,聊新闻和绯闻,聊很多虚无缥缈的随时可以开始和结束的话题。聒噪得自己也烦了但还是觉得很想找人说话。说什么呢,除了虚无缥缈之外的东西,没有能够这样聊天的人,只好仍旧是吵吵嚷嚷和身边的小伙伴们继续聊那些每天都在说的东西。

      也许有时候觉得有一种很想找人聊天的孤独,这孤独其实是上帝在给我暗示,叫我不要一边浮躁一边烦躁,叫我沉心,叫我思考。

      好久没有读书,下午读书好了。

评论
热度(2)

© 葱白 | Powered by LOFTER